中国·湖南省娄底市中心医院主办 今日天气查询 返回首页 | 新浪微博 | 手机版 | 党务公开网 | 电子院报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医院文化
您现在的位置:娄底市中心医院>> 医院文化>> 文学天地>>正文内容
邂逅茅台,方知酒中天地宽
发布时间:2020年06月05日

/彭贡恒

 

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父亲别无长技,一辈子只晓得在田地劳作,靠着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。打我记事起,父母亲一直是省吃俭用,精打细算过日子。但父亲的一日三餐,几乎从未断过酒。父亲平日里喝的,是母亲自酿的米酒。几口烧酒下肚,累得满脸倦容的父亲便渐渐地恢复了精气神儿。

待到父亲七十大寿过后,身子骨不似从前硬朗。出于担忧,我曾劝父亲把酒戒了,父亲一口回绝:“戒饭可以,戒酒不行。”孝以顺为先,我只好作罢。

邻村杜老伯与父亲投缘,二人之间常走动串门,落座便会斟酒互饮。杜老伯自从在城里喝过一回正儿八经的飞天茅台,便常向父亲回味那酒是如何醇厚如何芳香如何好喝,每次准得勾起父亲肚里的酒虫,馋得他直吞口水。

身为长女,我并未承袭父亲无酒不欢的嗜好,反而沾酒即晕,自然就不懂得饮酒的乐趣。父亲对茅台神往的样子,我虽看在眼里,但并未放在心上。年少时的我,也曾痴迷于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不可自拔。对书中描写的那些狂放不羁,意气风发的江湖儿女,携一壶酒,临风而立,与天同饮、与地同醉的豪迈情怀景仰不已。奈何自己的前半生却是中规中矩到中年,乏善可陈。

平生第一次畅饮,邂逅的便是这酒中极品茅台了。

今年新春伊始,随着武汉新冠肺炎到暴发流行,迫使大家只能杜绝一切社交活动居家隔离。待到人们恢复正常出行,已是四月中旬了。四月十二日,已是晚春时节,我应数位文友相邀同游仙女峰,欣然前往。大家见面后互诉疫后重逢的欣喜,感叹世事难料,人生苦短,须得及时行乐。

我们一行六人,从山脚出发徒步登至山顶。在山顶逗留约莫二十分钟左右,山风裹着大雨忽至,我们只好就近进入顶峰酒家避雨。此次活动的发起者老杨是一位儒商,擅诗词,善饮酒,在商海几番沉浮,而今只事业有成。他为人豪爽,待友赤诚。由他作东,在这顶峰酒家设下一个雅致的包箱,订了一桌佳肴,上了二瓶飞天茅台款待大家。此时放眼远眺,山川已迷失于烟雨之中,倾耳近听,是雨打竹林的嘀嗒声。盛情难却,我只好随着大伙入座,随即老杨已殷勤地为大家斟好了酒。席上仅我拘谨,其余各位均是“腹中书万卷,身外酒千杯”的沙场老将。见到有这首屈一指的中华名酒茅台可喝、大家无不欢呼雀跃。几番推杯换盏过后,大家谈兴愈高,诗兴愈浓,嗓门愈大,逸兴愈扬。一时间,风声、雨声、谈笑声、声声入耳,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、事事关心。唯我尚在这美酒之前踌躇,众皆劝我:“茅台是好酒喝了不上头,但喝无妨,切莫要错失人间至欢”。我对茅台酒虽然久闻其名,今日才有缘一睹其庐山真面目。迟疑间,我端起酒杯凑在眼前细细一瞧,白瓷杯中的酒液在灯光下呈淡淡的黄色,恰似玉碗盛来琥珀光。深深一闻,袅袅幽香,直抵心肺。浅浅一抿,入喉微辣,舌尖初觉略苦,舌底余味却有极淡的甘甜。待我将一杯饮尽,身上凉意已消,四肢百骸感觉温热而又舒坦极了。二杯饮罢,我人已微醉,但未失仪,亦知适可而止。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浅醉的感觉是如此惬意。此时但觉唇齿生香,脸颊滚烫,足步虚浮,身子轻飘,大脑却有宛在舞池中央旋转的快意。其时思维更加活跃,谈对更加自如,不知不觉间便溶入互相恣意戏谑的热烈气氛中。众人皆忘了烦恼,也忘了计较。陶陶然妙句频出,醺醺然不知今夕是何夕。恍惚之间,我明白了父亲对茅台美酒那欲言又止的念想,其实是位垂暮老人对生命中美好的无限眷恋。

天地宽大,不及父母恩大。我作为一名职业女性,其实经济收入已远超父辈。只因少时家贫,勤俭节约的观念在我脑中太过根深蒂固,我选择性忽视了父亲的心头好,我不是不能为之,而是不愿为之。

茅台酒因其悠久的历史文化,独特心的配方和工艺,独步天下的奇特风格“酱香突出,幽雅细腻、酒体醇原,回味悠长、隔夜空杯留香”,引无数名人雅士竞折腰。因其稀有性,其价格也在人们的追捧下一路水涨船高。亲所好,力为具,在父亲的有生之年,尽我所能让他亲口尝尝这茅台美妙滋味,是我身为儿女迟到的醒悟。舍一月工资,换来二瓶父亲心心念念的飞天茅台。能及时尽孝,才是金钱最好的用途。

愿这“风来隔壁三家醉,雨后开瓶十里香”的琼浆玉液,能聊表我迟到的孝心,慰父亲一生辛劳。

 

·下一篇:没有了!